拈花叁朵

叶落归根,人落归土。

Universe.

我没想到,我在LOFTER

青岛初行记,交通篇。

        这是我经历的第一次自由行,故题名初行。渣摄像技术,非专业设备,请见谅。



  • 火车站:


       青岛火车站。七、八月为青岛旅游旺季,来往游客良多。进站厅外排起长龙,候车室也人满为患,难寻站立之处。站内或因为来往游客过多的缘故,显得有些脏乱繁杂。但外观与内部装饰仍是德占时设计风格,给这个略失现代气息的异国风情建筑增添一抹历史文化上的沉重价值与感官震撼。

       火...

筷子兄弟 - 老男孩

作词:筷子兄弟  作曲:大桥卓弥

LRC:
那是我日夜思念 深深爱着的人呐
到底我该如何表达 她会接受我吗
也许永远都不会跟她说出那句话
注定我要浪迹天涯 怎么能有牵挂
梦想总是遥不可及 是不是应该放弃
花开花落又是一季 春天啊你在哪里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 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
只剩下麻木的我 没有了当年的热血
看那满天飘零的花朵 在最美丽的时刻凋谢
有谁会记得这世界他来过

转眼过去 多年世间 多少离合悲欢
曾经志在四方少年 羡慕南飞的雁
各自奔前程的...

四周的路因为修桥而堵塞。

乘地铁回家,发觉之前认为渲染的场景是真实的存在。想着圣诞节,也想到故人。四周却仿佛唯我一人。

车外是深沉的黑暗,恍惚中看到了谁的模糊身影。翻来覆去寻找才发现记忆已存留不多。从心底的淡忘才最可怕。我不想忘记,尤其是这些珍贵的美好。

写好的贺卡收信人一栏却不知如何填写,最终还是错过了时间。

一个人的圣诞终究寂寞。没有祝福,没有问候,没有温馨,没有感动。没有意义。


望着电视里的无聊节目

躺在沙发上变成没知觉的植物

想祝福不知该给谁


平安夜前日下了雪。喜欢雪,因为雪后的世界是一类的白。即使炫目的单色,也比凌乱的色彩好上许多,另有了属于自然不同的宁静。


祝独自在家的自己以及所有看到这段文字的大家...

1963年的灿烂夏日,怀俄明西部,年轻的牛仔杰克·特维斯特与恩尼斯·德尔玛因同为牧场主乔·阿桂尔打工而相识,杰克比较健谈,且骑术高超,恩尼斯自幼父母双亡,性格内向寡语。人迹罕至的断背山深处,高山牧场的放羊工作单调而艰苦,随时有遭遇野兽袭击的可能,不得不有人看守羊群,和羊群睡在一起。起初二人一个放羊,一个看营地,少有交流。直到有一天,二人晚饭时喝多了酒,深夜又分外寒冷,于是杰克与恩尼斯同帐共裘而眠,在酒精与荷尔蒙的作用下,他们之间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空虚寂寥让两个19岁的青年彼此相爱了,一个人做饭,另一个放羊,篝火边长谈,帐篷内欢爱,同性间的纯美真爱伴随二人度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夏日时光。...

闲谈二记

今天同中学同学去看了曾经梦想的HP的电影版,觉得还是文字比固定的画面更可以表达感情和思想。

当你真正爱一样东西的时候你又会发现语言多么的脆弱和无力。文字与感觉永远有隔阂。思想真是奇妙的东西。果然机器战胜人类这样的事情只有在电影中出现。

最近很喜欢死神主题曲alones,和那句「你收起了淡淡的羽翼,仅仅因为有些疲于翱翔蓝天。」

收拾抽屉发现当年未完成的的画稿,曾经闲暇时所写的文字,以及那些留作纪念的曾经喜欢很久的曲子的几张琴谱,如今不知被遗忘在了哪些角落。

那些纪念或许永远都回不来,或许就在什么地方好好收藏也说不定。

有时候,想要留存的纪念却一而再的失去,想要遗忘的事却怎样也忘不掉。不如人意。

一个人总要走...

三世            —河图

伶仃九泉挂相思,寂寞百载谁曾知。

三世回眸两相忘,几成追忆几成痴。


所有悲欢离合,最后都不过赋予说书人。


手边书的七页七行

这样,人们可以预料,整个天空甚至在夜晚都会像太阳那么明亮。

1 / 2

© 拈花叁朵 | Powered by LOFTER